新闻聚焦

首页 > “学先进、当先进” > 内容

第一届云南省技术能手获得者——玉勐
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4/29 16:45:28    阅读次数:1847     

  

西双版纳玉勐傣陶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

慢轮制陶

玉勐,女,傣族,1957年生于西双版纳。自幼学习陶艺,1985年后在景洪市曼斗村家中独立制陶。那个时候,商品经济不发达,交通限制,村寨里大多处于手工生产劳作状态,为了生活,玉勐白天下地干农活,种粮、种糖、种茶,晚上在家织布做陶,手工活不仅增强生存技能,也增加生活补贴。于是,玉勐不畏辛劳,坚持不懈。做陶是一门手工活,也是一项体力活,得扛着锄头挑着箩筐去挖做陶用的泥土,挑回家几番晾晒之后用对窝人力舂碎,再用筛子反复筛出细腻的泥粉,用淘米水将泥粉发酵后才能用来盘条制陶。然而,这还不算什么,雨天,澜沧江都会涨水,江上会漂来许多木材,家住在澜沧江边的玉勐戴斗笠披蓑衣抬着长长的勾棒到江边捞柴,这样就有了烧陶用的燃料。夜里,料理完家里的两个孩子入睡,“砰-砰-砰”就能听到玉勐拍打陶罐的声音,玉勐采用传统的木制转台制作盘条手捏初型,第二天再用木棒和石块里外应合拍打需要的器型,其产品主要以佛寺和生活用品居多,当地和周边居民都会前来购买,有时玉勐也会用陶罐和山区的农户换取姜巴、谷物之类的生活物品。

随着生产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,很少有人使用土陶土罐,人们都喜欢买电器或铝制等耐用商品,周围有很从人都劝玉勐不要再做这样耗时耗工又没多少业绩的活技,但此时的玉勐,已经对传统祖辈留下的手艺有了新的认识和热恋,玉勐说:“过去做陶是为了增补家用,现在做陶完全就是喜欢、热爱、敬仰”,她觉得老祖宗们很了不起,在过去生产条件比现在还落后的年代都能发明并坚持,为什么到了我们这里就不能学而恒之呢,况且,日本离我们十万八千里,都跋涉而来,因为那时,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,每年都有好几批日本专家、学者、研究员到玉勐作坊调查、研究、学习傣族慢轮制陶术。所以,当时,玉勐对傣陶的理解已不再是简单的改善生活,而是对传统文化的尊重,对民族技艺的热爱,就算再多的人劝说玉勐放弃,都无法改变她的执着。

建党95周年大会上,习总书记首次提出文化自信,并强调“文化自信,是更基础、更广泛、更深厚的自信”,虽然玉勐听不懂这是什么,但习惯听收音机听民语新闻的玉勐,理解为,当代国家最高领导人都尊重理解传统文化,并要求全党坚定“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、文化自信”,那我们做为中国合法公民更有责任、义务尊重文化、理解文化、认识文化,用文化武装头脑,用文化增强底气,用文化提升修养,玉勐说:“我是族人,也是传承人,对傣族慢轮制陶应当坚定不移,这不仅是传承,更是民族信仰,是民族的希望和传递的力量”。傣陶,由于工艺古老,制作的陶坯粗犷而不规则,投入高产量低能化,很难做为量化生产的商品,所以越来越少的人愿意认真学习。玉勐认为:越是濒临灭绝的技艺,越是需要坚守,并在坚守中让更多的人有所感悟和感染,即便产量少,即使很少有人愿意买如此粗糙不圆润的陶器,但我还是要坚持,这是历史赋予我们族人的使命,不求物质产量满屋堆,但求精神能量世代传,就像中国的四大发明倘若遗忘或被替代中国精神将永去无存。

党的十九大更是提出了深入挖掘中华传统文化,学习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新要求,有了大方向的根基,玉勐更加坚定,并发动身边的子女首先学习和继承,玉勐一边传授技艺,一边学习研究,在慢轮盘条的基础上融入绘画、线雕、浮雕各种技法,提高技艺系数,在传承传统技法的基础上提升工艺,随着版纳茶文化的推广,慕名前来向玉勐购买茶具的人也越来越多,玉勐在茶具上将传统的拍打印花改为傣文手刻,既增加茶具的文化含量,也为普及傣文化傣文字做出了积极贡献。现在陶坯生产主要由其儿子、儿媳继承,玉勐则专注于研究和传习,玉勐经常会在自家作坊举办免费传习班,为广大青少年和热爱陶艺的朋友传授傣陶技艺,也教授大家新傣文,用实际行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用实际行动履行代表性传承人的责任和义务。

华夏上下五千年,文化灿烂,百花齐放,正是由我们五十六个不同民族、不同语言、不同艺术追求,共同构筑丰富的文化元素,陶工秉着对工作的热情而专注,传承人秉着对历史文化的尊重并为之努力传承、传播、保护和发扬,不畏外界所干扰,不因困难和艰辛而随手拈来替代品,而是力及所能,用远古的傣陶为民族发声。


网站地图

主办单位: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 运行维护: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信息中心

联系方式:0871-12333  滇ICP备10002878号  网站标识码:5300000003

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568号

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引用